• <rt id="wgigu"></rt><label id="wgigu"><noscript id="wgigu"></noscript></label>
  • <s id="wgigu"><optgroup id="wgigu"></optgroup></s>
  • <source id="wgigu"></sourc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wgigu"><noscript id="wgigu"></noscript></blockquote>
  • <s id="wgigu"></s>
  •  

    我的芳华十年

    作者:丰南法院张瑜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15 10:43:57


    “过了这个月,你来法院就整整十年了,十年来我没少批评你,今天我敬你!蓖砩狭傧掳,老李同志突然对我说。

    眼睛有些潮湿。

    闪烁的泪光中,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。她眼里有光,走路带风,永远都是无所畏惧的样子。从2008年的7月到2018年的7月,日历一页一页的翻过,日子一天一天的走过。

    我想说,很高兴遇见你。

    十年匆匆,一不小心就从怡苑街9号的梧桐叶茂,走到了国丰大街130号的国槐花开。那年夏天的风,那年夏天的蝉鸣,那年夏天遇过的人,恍恍惚惚,一如初见。

    十年漫长,偷偷爬上眼角的皱纹,紧紧握在手中的笔,让来路变得模糊,也让未来开始可期。告别了月牙白的清丽,终于迎来了那抹灰色的深沉。而我的简历,简单到依然只留下你的名字。

    如今的我,每天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,却时;衬钅鞘钡哪。那间长满落地吊兰的小屋,没有斑驳的阳光,却经常笑声满地。那些陪在身边的人,都去哪儿了呢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归途,好像只有我兜兜转转,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。

    有人说:“你好像一点也没变,还是初见时的样子!笔昵叭鲜段业娜,还是喜欢在我的名字前加上一个“小”字,那是一份属于我的小确幸。长辈们喊起来是满满的宠爱,同龄人在一起是暖暖的亲昵。

    时间如同一条看不见的线,一头系在十年前的夏天,一头系在十年后的夏天,斑驳的记忆在眼前摊开。

    那时候的我,好像总是有办法,让很多人记住我的名字。比如我喜欢写诗,也喜欢读诗。我还记得,那篇《人民法官之歌》的诗稿,在河北审判发表时,我满心欢喜的样子。

    在遍地法律人的机关大院,学文学的孩子总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和喜爱,而我就在这样的注目下走了很久。遗憾的是,写诗这件事我并没有坚持下来。我安慰自己说,那只是学生时代兴趣爱好的延续,而它并不面向未来。

    我在想,总有些东西是面向未来的吧。

    行走在时间里,我同你一起成长,于笔尖的流转中,见证和记录着你的每一个辉煌的时刻。从全省人民满意的好法院,到全国优秀法院。我很庆幸,你走过的每一步我都在。

    于岁月深处走走停停,我把很多关于你的故事讲与人听,在每一段心与心的对话中,温暖着别人,也寻找着自己。我很感恩,我成长的每一步你都在。

    一直以来,我都被一个故事温暖着。

    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,他把我喊到办公室,笑容灿烂的跟我说:“孩子,你文笔不错,等有时间了,帮我改改这篇序言吧!蹦鞘且槐竟赜谀盖椎幕,一张张照片,一段段配文,如今还能带给我深深的感动。

    后来我听说,在他的抽屉里,还有一本病历日志。上面清楚的记录着,母亲每天的身体状况,还有需要服用的药物。

    他是我来到你身边后,接触的第一任院长,从他身上我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工作,还有什么是爱。

    十年中,我遇过很多人很多事,也写过很多人很多事。时至今日,我仍然不愿意透露他们的具体名字,因为他们有着同一个名字,是你。

    十年中,我在你的;は侣某ご,不经意间早已长出了翅膀。我仍然是那个因为一篇稿子没有得到认可,喜欢和自己较劲的姑娘。却再也不是你眼中,那个随随便便就放弃的小孩。

    这些年,在很多个突然的时刻,我总是看到那个穿着白衬衣,拿着相机,四处奔走的姑娘。她的脚步,走过了迷茫,越来越轻盈;她的目光,因为有爱,越来越坚定。

    十年是告别,更是开始。

    告别过去的自己,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。我始终觉得,一个人的初心,不是停留在原地的坚守,而是步履不停的追逐。愿下一个十年,我的芳华依旧,而你也同样。

    编辑:何佳星 马超  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关闭窗口

    真金斗牛牛